三百萬成本!北影節大贏家《雲霄之上》怎麼拍出真實與詩意丨揭祕

《雲霄之上》海報。

在9月29日圓滿落幕的第十一屆北京國際電影節上,天壇獎各大獎項逐一揭曉,由劉智海執導的小成本藝術電影《雲霄之上》在15部入圍影片脱穎而出,囊括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攝影三項大獎,成為本屆北影節的最大贏家。

“我跟這些評委一個都不認識。”談起獲獎,導演劉智海帶着難以置信的表情,至今依然激動不已,他告訴新京報記者原本最渴望獲得最佳導演獎,但沒有想到,評委們將這麼多榮譽頒給了《雲霄之上》。“當天壇獎國際評委會主席鞏俐給我頒獎的時候,我一開始還沒有緩過神來,她叫我第二次,我才醒過來接過獎盃。然後姜文見到我當時就跟我説‘沒想到居然是你拍的’,後來我也依次向其他評委致謝,問他們為什麼會是《雲霄之上》,得到最多的評價是‘實至名歸’。”

《雲霄之上》主創在北影節領獎現場。 片方供圖

《雲霄之上》投資僅有300萬元,如何在15部入圍佳作中一鳴驚人?首度入圍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便斬獲多項重磅大獎,載譽而歸的背後,影片創作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該片劉智海,由他來揭祕這部“最佳影片”的幕後故事。

【誠信香港集運】

300萬元成本,不選影視城選紅軍曾經的原始森林戰場

《雲霄之上》講述的是來自中國工農紅軍挺進師的戰士們,在被打散掉隊後組成游擊隊,決定繼續執行上級命令,在48小時內炸燬敵人彈藥庫以挽救另外300多名戰友的生命。這個過程中,山林中的戰士們面對生與死的考驗,克服了惡劣生存環境帶來的困難,帶着心中對親情的牽絆,通過自我犧牲推動了任務的完成,影片打破傳統戰爭片的主題和敍事模式,用中國詩性電影美學講述了一次軍事行動,將殘酷幻化於詩意,用熱血展現革命忠誠,將人物融于山水之間,以黑白自然光影真實反映一名普通戰士的戰爭經歷與成長心境。

事實上,《雲霄之上》的劇本在2019年就開始打磨,不久後遇上了新冠疫情,主創們正好利用這個階段不斷修改劇本。該片在2020年8月開拍,9月拍攝結束,但後期的製作一直持續到現在。因為是部成本很低的電影,《雲霄之上》的籌備過程並不是一帆風順,劉智海一直堅持着,儘管周圍的人都告訴他拍一部電影風險係數太大,紛紛勸他放棄。“我聽過太多不看好我拍這部電影的聲音,能讓我相信的、堅持的就是我的團隊,因為所有人都是義務勞動,都源於對電影的熱情跟誠意,大家免費付出,大家的團結為拍攝節省了很多成本。”

《雲霄之上》劇照。 片方供圖

“把一分錢掰開來,分成兩分錢用”,這是《雲霄之上》劇組的拍攝之道,拍攝的所有步驟都是在精打細算的情況下進行。導演劉智海透露,電影的主要預算放在三個方面,一是道具,二是吃住,三是交通。本來他想在浙江橫店影視城拍攝,那裏有一個2500畝的紅軍長征主題公園,很多劇組都在這裏取景拍攝,也可以完成所有鏡頭的取景,但他去看了現場後,發現這些人工搭的景,幾乎就是紙片搭景,完全不符合電影質感的要求。於是他想到了去1935年紅軍真正作戰的地方拍攝,那是在浙江省麗水市的龍泉,這個地方人跡罕至,現在依然保持着原始森林的地貌。開拍前,他站在了這片土地上,看到那些葱鬱高聳的大樹,他屏住呼吸,閉上眼睛,感受着這裏的一草一木,體會着原始森林那種空曠的空間感,腦海裏很快浮現出了紅軍戰士們當年作戰的樣子,回來後,他又開始修改劇本,“這樣的創作狀態,才是拍電影該有的樣子。”

【誠信香港集運】

找回過去的真實感,毒蛇飛蛾不是特效

《雲霄之上》雖然預算非常低,但主創在有限的條件下帶着編劇和攝影100多人的團隊迴歸山林,真正回到了1935年的故事發生地進行拍攝:“我們帶着創新的信念進行創作,用空間、人物、調度來突出詩性質感,用長鏡頭來建構沉浸式觀影。”伴隨着銀幕上出現浙江麗水的山區畫面,劉智海把觀眾拉回86年前的戰爭年代。可以説,這部影片的誕生就是中國美院師生對電影本體語言的一次探索,希望帶給觀眾一種獨特的視覺風格和電影理念,黑白自然光影的運用、剋制卻又殘酷的戰爭場景、面目模糊的敵人形象都讓《雲霄之上》有了很濃的實驗性質。

為了貼近史實,劉智海在影片拍攝中堅持一定要找回過去的真實感,在拍攝地敲定在當年紅軍戰鬥過的地方以後,劉智海説劇組的每個人似乎都得到了極大的感召。“只有在那個地方才會讓劇組的人把自己武裝成紅軍一樣,為這部電影去戰鬥,他們能感受到當年的不容易,對戰士充滿敬畏。就像我們主角身上穿的衣服,大家一個炸點破一個洞,拍到後來我們沒錢了,衣服都沒了,但這樣的實景拍攝確實能回到當年的質感。而不像現在的一些戰爭片,戰士一上戰場經過幾天戰鬥衣服就髒了一點。”另外,劉智海還在角色的口音上動了一番心思,現在觀眾可以聽到的湖北話、湖南話、麗水當地話都是和歷史相吻合的。

《雲霄之上》劇照。 片方供圖

“影片中成羣的飛蛾和到處流竄的毒蛇不是電腦製作的特效,而是真實存在於拍攝現場的。”劉智海想到這一點,還心有餘悸。不過他也坦承,影片中也有不少特效部分,“這些特效都是必要的,而且不能讓觀眾看出真假來。”被問到如果《雲霄之上》有1000萬元的投資還會有現在的質感嗎?劉智海笑着説,他當然希望這部電影的“底氣”更大:“因為到今天為止,即使得了大獎,這部電影還是讓我留下了很多的遺憾。如果我現在還有錢的話,我會繼續修繕,包括裏面的特效、聲音、影像,我感覺是做不完的,每次看到瑕疵我都非常臉紅,電影是遺憾的藝術,我還可以再打磨10年。”

【誠信香港集運】

更多都是沒有表演經驗的素人,營造出“未經修飾的美感”

與很多國產戰爭片不同的是,《雲霄之上》是從一羣普通戰士的視角呈現出戰爭的殘酷。雖然是一部羣像戲,但其中的小哨子、沈隊、毛肚子、丁松柏、沈大雷等角色還是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本屆“天壇獎”最佳男主角頒給了《雲霄之上》集體男演員陳偉鑫、吳嘉輝、聶勁權、應林堅、林裔、陳文元、陳雨澤7位主角,這是世界電影節中第二個獲得集體演員獎,此前王家衞擔任第59屆戛納電影節評委會主席時,分別為影片《迴歸》和《光榮歲月》,頒出了集體6位最佳女主角獎和集體5位最佳男主角獎,傳為一段影壇佳話。

《雲霄之上》其中的每個演員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儘管每個角色的背景都沒有完整交代過,觀眾依舊可以從對話中捕捉到角色的家庭關係,多個角色都設置了親情作為抉擇的動力,山洞避敵、祠堂睡覺,又增添了些許生活氣息。大量素人演員的加入也在表演層面給電影帶來一種“未經修飾的美感”。

《雲霄之上》劇照。 片方供圖

劉智海透露,每次開拍之前會用一個半小時讓演員和劇組的工作人員沉浸在自己的講述之中,“讓他們先有一個電影的觀念後再在表演中沉浸在拍攝的環境裏。”值得一提的是,《雲霄之上》是主演陳偉鑫的電影處女作,他今年24歲,是浙江話劇團的演員,在話劇團演了三年話劇,2019年還曾參演過紅軍長征的話劇。但對於電影表演來説,他就像是“一張白紙”。剛進劇組第三天,他就暈倒了,因為拍攝環境實在是太惡劣了,他一開始甚至想到了放棄。拍攝最艱難的時候,他一隻腳背上的皮都被扯下來一大塊,他説這次創作會讓他記憶一輩子。

劉智海告訴記者,其實除了陳偉鑫之外,劇組更多啓用的是沒什麼表演經驗的素人演員。“首先要解決演員之間的相互融合,然後再要解決他們對這部戲表演形式的理解。所以我作為導演,並沒有過多地去指導他,而是讓他自己去感受,讓他不要去‘表演’。”這也是劉智海對所有演員的要求,“每個演員的表現都很剋制,非常剋制,不會很誇張地去表演,因為那不是我要的。”

《雲霄之上》導演劉智海在北影節發表獲獎感言。 片方供圖

劉智海希望《雲霄之上》能夠儘快上映,“這部電影還是有一定觀影門檻的,獲獎後相信很多大學生會對這部影片感興趣,他們是我們的目標觀眾。我是教授,領一份工資,生活有保障,還可以補貼拍電影;我又是老師,可以將理論和實踐結合起來,我會更加堅定走自己的創作之路。”

原標題:三百萬成本!北影節大贏家《雲霄之上》怎麼拍出真實與詩意丨揭祕

責任編輯:曾令瑾
  • 新海南手機客户端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手機客户端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微信公眾號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微博

    用微博掃一掃

電影

透過電影觸碰世界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